•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15章   你们是说,他从天而降?  (1)

    第15章   你们是说,他从天而降?  (1)

    作者:    

       太清殿,琉璃花灯镶着夜明珠,将整个大殿照得透亮透亮的。男人身着月白华袍,俊眉微锁,完美的脸上有一丝疲惫,正是批阅奏折的君紫陌。

       “皇上。。。”

       “嗯,说吧。”君紫陌把头从一堆奏折中抬起来,深邃的墨瞳看着书桌前的芫成,狭长的凤目眯了眯,心道芫成最近真是愈发逞他的心意,这么快就查清楚了?

      男人这个表情,让案桌前的侍卫心里有点慌,这个有点慌的芫成诚恳而忙不迭的将腰身又向下弯了些许,小心道,“回皇上,那人相当的狡猾。。。。”

       “哦?你是要告诉朕,其实你什么都没查到?”君紫陌放下手中奏折,身体向后一靠,神情格外慵懒,顿了顿有些困惑道,“难道他从天而降又凭空消失了?”

       闻到了危险气息,芫成抽了抽嘴角颤巍巍的道,“卑职无能。。。”

       君紫陌说,“继续查。”

       “。。。是,卑职告退。”芫成躬身退出。

       君紫陌提笔继续改奏折,忽然想起了什么,“普林,听说万俟玉昨晚还受了伤,你代朕去看看?”

      普林跟了他这些年,也稍微摸到了一些君紫陌的心思,君紫陌明面上是让他去探望爱卿,实则是去探口风。若说一个冷冽杀手无缘无故出手救一个陌生人,任是三岁孩童亦不会相信的吧?

      其实,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帮徐琪开拓一下,那是她出任务回来,冷格看着这个自己伸了一只手带过的杀手神色有些疑惑,忍了忍没忍住,他看着徐琪皱眉道,“你这副模样,能震慑住敌人?”

      闻言徐琪极有格调的放下茶盅,屈指轻叩了一下石桌,“我这个模样是个什么模样?像你这样整天木着一张脸,才能震慑敌人?”

      顿时冷格眉头皱得更紧,“那些人是怎么觉得你冷冽嗜血的?”

      “他们都是这样传的我?”说着徐琪探身看了眼茶杯中自己的倒影,满意的点了点头,抬头歉疚道,“让他们产生这样大的误会,真是不好意思啊?”

      冷格正端着徐琪分给他的茶,没留神撒了自己一袍子,烫的抽了口凉气。

      眼下可以看得出来,世人对徐琪的误会的确很深,导致这个大内总管有些倒霉,就这样躺枪,这朵躺枪的解语花极有职业操守,向来看破不说破,赶紧笑着回话,“遵旨,老奴这就去。”

       万俟玉躺在软塌上,蹙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暗卫时开。没查到那个人?怎么会查不到?想起他看自己时的隐忍和担忧,为自己挡杀手时的不容拒绝,眼神飘渺,陷入沉思,这个可怕的杀手到底是谁?他们明明就不认识啊。

       “雨轩去了浅语阁没?”

       “她收到白小姐被劫的消息就赶去了。”

       “白小姐还是没消息?”

       “是的。”

       万俟玉拧眉,她重振浅语阁,抢了君泽嵘的生意,如今自是风口浪尖,“不可大意,注意十三王爷的动向,他昨晚去过浅语阁。”

       “是。”

      徐琪接管浅语格半个月,充分利用手中的财力和关系网,使浅语格成了帝都城最大的青楼,亦成功获得了万俟公子的注意,成为他们在帝都最为隐秘的联络点。

       寒风呼啸,刮的脸生疼,帝都被一片萧瑟淹没。

       “咳咳。。。咳咳。。。”浅语阁附近的一条巷子里,偶尔传来几声虚弱的咳嗽声。

       徐琪一手用碎布捂着伤口,低头看了一眼满是血泽的外衫蹙眉,迅速脱去扔在墙角,露出了里面的白色长衫,抬手把头上的薄纱斗笠一并除去,迅速换回容貌,瞬间满头青丝倾泻而下,脸色苍白,让清秀的面容更有一丝不真实和飘渺。

       抬头看向浅语阁的后院,似乎仍然一片平静。捡起一颗石子,注入内力向房间射去,石子射中桌上的茶杯,咚!茶杯应声落地,跟着就听见有人冲进去。

       “不请自来,几位大人真是好兴致。”雨轩极有风姿的靠坐在椅子上,缓缓把目光从地上的陶瓷碎片上移向来人,微挑的凤目风情万种。不得不说,她这一副慵懒神情,真是深得徐琪真传。

       流寒看清椅子上的人一愣,“是你?”

       徐琪在替浅语阁谋得帝都青楼之首的瑰冠后,就深藏功与名的退居到幕后,为了安全,李涟玉也没有再出现过,如徐琪所愿的雨轩不知怎么就成了浅语阁名义上的当家姑娘,为人处世相当老道高明,硬是没有让人逮着小尾巴。

      “这一处是奴家的院子,不是奴家,大人以为还能是谁?”施施然起身走向流寒,杏眼一眯,“如此大的阵仗,原本以为大人是专程来私会奴家,却原来不是?”

      私会两个字从雨轩轻起的朱唇轻缓的吐出,撩拔得人心口一酥,然而眼前这个人真是人如其名,流寒看着雨轩,没什么表情的脸如刀削,看上去格外冷峻,说出的话也格外冷峻,“姑娘说笑了,在下追刺客路过姑娘别苑,有失礼数望姑娘莫怪。”

       浅语阁今日不比往昔,流寒反应快,面上没有丝毫歉意,一番说辞却不卑不亢甚是妥帖。

      雨轩笑道,“这事儿倒真是有趣儿得紧,奴家今日不慎打翻了个茶盏子,都得劳贵府上这样兴师动众,真是难为大人如此洞察秋毫,”说着雨轩风雅的来到流寒跟前,探身藕臂有些轻浮的搭在他肩上,“可奴家瞧着,这侯府也不比浅语阁安稳呐。”

      流寒周身气息一凛,“你可知道,这样的威胁,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威胁?大人多虑了,奴家只是想提醒一下大人,这浅语阁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地方,”雨轩仍旧一脸妩媚笑容,“大人凡事劳心,不妨学学十三王爷。”

       流寒眯起的双眼寒芒一闪,“南阳王?”

       雨轩一双凤目盯着流寒很有内容道,“学学十三王爷,莫要多添事端于侯府。”

       流寒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雨轩,带着一众属下从浅语阁正门离开了。

      邦伯侯果然这样明目张胆的参合进来了,雨轩想着不知道是不是真如白非非所言,这一番说辞真能够挑起那两只猛虎相争,解浅语阁一时危机。面上的笑缓缓敛去,雨轩神情越发凝重,看了一眼茶杯的碎渣,抬眼看向石子投来的方向,并无任何异样,越发忧心。

       听到陆续翻墙的声音,徐琪一咬牙躲了开去,靠着墙角喘气,此时正在墙角喘着粗气的徐琪有点气闷,胡乱在伤口上涂了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糊里糊涂的把解药弄错了,还是火烧火燎的痛,越发浑身无力,徐琪琢磨着自己这像是中毒的症候,记起蓝冰临行前忧心忡忡的嘱咐,顿时少见的觉得有些羞耻。

       少见的觉得有些羞耻的徐琪此时心中气难平,一时没忍住,就蹲在墙角把君泽嵘的祖宗十八代连着旁亲一个不落的问候了一遍,想着这一箭之仇他日没时间找时间也要回他一个大礼。突然一股阴风从背后袭来,徐琪迅速转身,来人的软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彩票永旺计划-pk10计划-上牔採网_重庆pk大亨计划下载_pk10发计划软件下载币;

    彩票永旺计划-pk10计划-上牔採网_重庆pk大亨计划下载_pk10发计划软件下载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彩票永旺计划-pk10计划-上牔採网_重庆pk大亨计划下载_pk10发计划软件下载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