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42章   L 9

    第42章   L 9

    作者:    

      很多男人总有种幻想,女人的所有动机,都出于情绪,出于爱。

      要么爱,要么恨,总之,男人的杰克苏严重的时候,都希望女人为了他们的来去,要死要活。

      我曾经确实也是一个,情感大于一切的人。

      但经历的失望和别离太多,我的情感中枢,已经对和恋爱相关的任何刺激基本没有反应了。

      当你在黑暗里带着镣铐呆了太久,你也会习惯性地以为世界上可能就根本没有光明。

      琉伽出现的时候,那种对众生冷漠之下对我的独一份的温柔,如同黑暗里的一块光斑,一线微光,照亮了那一角的浮尘,和煦地映入我的瞳孔。

      琉伽给我的情感并不多,可他的出现,就是照亮我黯淡求死的那段岁月的光。

      正是这种情感的匮乏,导致我在失去琉伽之后,成了一个完全没有软肋的生物——我的情感,不为任何人波动,反而这种绝情和冷漠,把我变成了更好的演员。

      而我这次选择接受新的手术,除了是想抛弃洛尘生这个名字,还有就是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过去无论是支持/爱上琉伽还是支持白沙,都是因为这些人身上,有一些吸引我的地方。

      我不否认自己是个非常有野心的人。我过去所有的痛苦的根源,就是把这种野望,押错了地方。

      从小到大,我的父母和家人,其实都对我这个“小天才”寄予厚望,希望我能在当今的环境下有所成就。

      而我,本身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于是吃着性别的红利,陷在情情爱爱里许多年,折腾尽了自己手上那副好牌。

      忙碌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和鹫谈起来自己希望转职的事情。

      鹫很客套地说,照顾好你自己,把精神疾病和身体养好才是目前最重要的要务,然后就很平静地签署了协议了。

      鹫对我的期望挺高的,和我的家人一样,也都对我的盛名之下其实不然颇有些微词。他对我和琉伽走掉丢下自己的本职的事情极度不满,毕竟我丢着大好的工作机会不要,混水摸鱼,得过且过错过了无数次的机会,反而让他老人家很下不去台。

      这个包袱,即使有很深的感情,不丢也得丢了。

      加上他自己的女儿这段时间也违背他的意思去了白沙他们部门,他自己和僧院的合作也不大顺利,所以我要求转职他倒是批准得很快。

      我离开的时候默默站在门口看了看他埋头工作的侧影,才到这里工作的时候自己踌躇满志地拍胸脯说我要做到最好的场景历历在目。申请这里的工作,其实和琉伽也是有关的,当时本来习惯啃老,得过且过的我,突然遇见优秀到能把我的生命照亮的年轻政客,愿意去做任何事情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到了鹫的部门工作之后,首先熬的几年intern,基本都是只能做非常非常基础的事情,鹫虽然也引荐我见了很多人,但这些关系我都是出于能帮助琉伽的目的去接近的。

      我并不喜欢鹫这里的工作,枯燥,乏味,而且需要人耐得住寂寞。

      灰色的建筑内壁,周围的人没有神采的眼睛,日复一日地浸泡在这样的环境里,能把我的生命力吸干。

      本来自己非常喜欢的Le Mort,也在和他在一起之后,因为担心影响他的公众形象(琉伽的主要支持者的阶层并不是Le Mort的主要顾客即上流社会),以及自己无暇顾及,也关闭了。

      我做了许多年的金丝雀,金鸟笼打开的时候,险些忘记如何飞翔。

      我曾经让鹫和我的家人失望,当时从今往后,我不希望再见到这样的情况发生了。

      我这段时间,没去看琉伽的任何消息,只偶然听周围的人说起过,他在目前的辖区,支持率降到极低。

      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没注意到我正坐在补剂机旁边的桌子后面。

      “……他自己有点好高骛远吧,想去突然搞个大事情去提高自己的支持率……”

      “啊是的,财政规划根本不合理,而且没有谁可以从中得益。”

      “好像他现在的夫人本身在这件事情上也没什么帮助,经常在媒体前说不该说的话。”

      “你是说G家的那个富二代大小姐么?”

      “啊是的,我觉得还没他之前的那位好,至少洛尘生做事情很稳妥也挺低调的。”

      “嘘……”那边突然压低了声音,“你不知道那位现在就在我们部门吗?”

      隔着隔离板,我默默地还是把脑袋低了低。

      “哎呀……怎么不知道,鹫先生上次才批评了那个谁,不是工作能力不行吗?我看也就是一个花架子。”

      “心思根本没在这上面吧。琉伽竞选的工作很大一部分是洛尘生做的,民调的结果里面也常常有对这位的正面评价。”

      “不过我倒见过她真人,远远看到过一次,身材挺好的,声音也很温柔。”

      “哈哈哈身材再好不也是琉伽玩腻了的?”

      “哈哈哈也不知道什么感觉……”

      “……”

      我闷着头看材料,等他们接完神经兴奋剂走掉,声音渐行渐远才舒了口气。

      在我才离开家庭的时候,这种侮辱性的话,在我听来都是极为刺耳的,尤其是作为在和白沙在一起的时候被他那种绝情和玩世不恭留下极深的心理阴影,极度自卑的人。

      如今年纪渐长,默默地也就变得更心如死水一些——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就是颗陈年老木,刀枪不入——有竞争的时候就会有谣言,这样的东西,在争权夺利中,如果你当真了,较真了,会是刺向你心窝的利刃,刀刀见血,但前提是你在意这些事情。

      感情和处境,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我准备去的地方,和僧院以及白沙工作的部门都有关系。

      白沙工作的部门,主要的职务是终结错乱的时间线,维持我们所在的时间空间的连续性,江湖戏称专业debug部门。

      僧院的职权相对更玄学,属于牵制几大势力的通用型机构。但是其中和Zoe的工作相关的那个分支是我相对更熟悉的,毕竟曾经在接受身体改造追求仿真性找过他们借部件。

      主体是托琉伽的关系也去要开过罐头,找新的躯体。

      我进行移植手术之前的状态是心脏死亡,而不是脑死亡——但是由于当时头皮没了头盖骨被凿了个小洞有部分的大脑受损,直接导致我后期的能力衰退非常严重。

      浮生也是我在那个阶段认识的。

      我不知道这具躯壳是他的什么人,但是它每次目光触及我的时候,呼吸都会有短暂的停驻。

      它后期非常照顾我,和我形成了友谊,也是因为这具躯壳的缘故。

      这次的躯体改造,介绍我去的介绍信也是浮生写的。

      之前的改造纯粹是生物性质的,严格意义上说,我的移植不算特别成功,排异反应依旧存在,部分部件有轻度的腐败症状。靠着Zoe(多讽刺啊,明明她哥哥是我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这些年能够顺利存活,很大部分还是Zoe的功劳)的规律性调试以及我自己的努力维持,躯壳还算是可以正常运作,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回到过去那种战斗力,而不是老这么被动地把自己的野望和梦想寄托在男性身上。

      浮生听我说完之后想了很久,问我听说过Cyberg吗?

      我愣了愣,那不是虚幻的产物吗,即使部分的星球的生物科学能力超越其他星球,这种半生物体半机械的成型技术基本都还是属于实验阶段的。

      浮生沉默片刻:你是真的非常想恢复到过去的水平吗?

      我点点头。

      浮生翅膀上无数的眼睛在荧光里闪烁,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你愿意吗?

      我想了想,点点头。

      于是我回去就去找鹫辞了工作,收拾行囊,去了浮生传给我的坐标。

      刚巧这个坐标离我并不远。出于一种怪异的情绪,在今天直接传送之前我根本没打开那个坐标查看,也没调查过他给我的机构名称。

      我害怕自己回头,也害怕自己懦弱,临阵脱逃。

      我在进去之前,跟浮生在通讯器上说,这一去,这具躯壳可能就要报废了。

      浮生收到了,沉默了片刻,回,我想,如果她知道了你的选择,她也会欣慰的吧。

      我有点想哭。

      浮生推荐我去的地方,并不在陆地上或者水下,而是一个小型卫星的空间站。虽然看上去很像黑店,但是还是有营业执照和行医执照的,而且签发的单位非常靠谱。

      进去了甚至没有生物体的医生,就是一个立体投影的影像进行的介绍和指示我填写了风险需知单,大概介绍清楚了待会儿要做的事情。

      对我这个躯壳的评估在我昨天授权他们看我的医疗记录之后就通过系统自动做出来已经出来了,我来之前医生也已经会诊敲定了治疗方案,今天基本就直接上手术台就行。

      他们使用的麻醉剂的原理和大部分通过神经素影响生物体的感官的麻醉剂还不同,出于技术保密,是能够直接影响到生物体感知的相对时间,而且会配合记忆清洗剂使用。

      我基本看见做手术的机器人进来,对我使用了麻醉剂,然后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手术结束了。

      我对新的躯壳的要求,是可以飞行和潜水,能在高压(气压及水压环境下运作)——承重能力和抗打击能力极强,同时零件可替换性较强。

      然后在手臂和腿的位置加入武器,可以通过中枢神经控制,同时对本来就有损伤的大脑,进行杏仁核加密,反精神控制和电磁波攻击扰乱信号。

      我在之前和医生沟通的时候提起过切除生殖系统和杏仁核的想法,防止自己再次被情感左右,医生很委婉地对我的请求表达了反对。

      “许多年后,当你遇到那个值得你动感情的人的时候,或许你会后悔如今的这个想法。”

      我也没坚持,决定在第一次手术就先只对杏仁核加密,同时也把自己的激素分泌系统保留了下来,只不过经过改造之后这些部分都变得可控。

      手术结束后,机器人医生推过来一面镜子。

      我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转过去转过来地看自己现在光滑的,银色和金铜色相间的躯体,反复握紧拳头又松开,享受着这种不再受腐败的身体影响,完全掌握自己的躯干的主动权的强烈快感。

      只有失去过才知道,任何生命体在世最大的财产,除了精神上的坚韧不拔,自强不息,再者,就是强健而有力的躯壳了。

      我看着自己半边头盖骨都是坚硬的金属的头部,原本不对称的脸如今反而有种怪异的美丽。

      L回来了——那个热爱杀戮,无所不能,百战百胜的L回来了。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彩票永旺计划-pk10计划-上牔採网_重庆pk大亨计划下载_pk10发计划软件下载币;

    彩票永旺计划-pk10计划-上牔採网_重庆pk大亨计划下载_pk10发计划软件下载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彩票永旺计划-pk10计划-上牔採网_重庆pk大亨计划下载_pk10发计划软件下载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